睡觉,能舒缓情绪让心情变好?

时间:2020-07-27 作者:

睡觉,能舒缓情绪让心情变好?

图片来源:pixabay

梦,舒缓你的伤痛

俗话说「时间会治癒所有伤痛」,几年前,我决定以科学方式检验这个古老的智慧,看看这份修复力是否真的存在。或许治癒所有伤痛的并不是时间,而是花在做梦的睡眠时间。

那时我正在发展一个理论,根据的是快速动眼睡眠时的脑部活动和脑神经化学的结合模式。这个理论会带来一项特定的预测:快速动眼睡眠时的梦提供了某种形式的夜间治疗。也就是说,对于你一天之中经验到的痛苦,甚至具伤害性的情绪事件,夜里快速动眼睡眠时做的梦会把其中令人刺痛的部分剔除,于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情绪得到解缓。

这个理论的核心,是脑中化学组成在快速动眼睡眠时发生的惊人改变。有一种与压力相关的重要化学物质:正肾上腺素(noradrenaline),在我们进入做梦状态时会完全停止释放。

事实上,一天二十四小时中,只有在快速动眼睡眠时,我们脑中才完全没有这种刺激焦虑的分子。正肾上腺素又称为去甲基肾上腺素(norepinephrine),它之于脑,就相当于肾上腺素(adrenaline)之于身体,相信你也熟悉肾上腺素作用的感觉。

先前的磁振造影研究已经确认,在我们做梦的快速动眼睡眠期间,脑中与情绪和记忆相关的重要构造会重新活跃起来,包括杏仁体、皮质中与情绪相关的区域,以及主要的记忆中心:海马迴。这不仅暗示做梦时可能进行情绪记忆处理过程,而且现在我们还了解到,情绪记忆的重新活跃,是发生在脑中重要压力化学物质净空的状态下。

因此我猜想,在快速动眼睡眠时,脑是否在这种神经化学上的风平浪静状态(正肾上腺素浓度低),也就是「安全」的梦中环境理,重新处理令人不快的记忆经验与主题。快速动眼睡眠的做梦状态,会不会是设计完美的夜间舒缓药膏,用来抚平我们每天生活中尖锐的情绪稜角?

从所有神经生物学和神经生理学的线索来看,似乎是如此。如此一来,我们醒来时,对于前一天或前几天的不快事件,情绪应该会感到比较缓和。以上就是梦的夜间治疗理论。

这个理论假定快速动眼睡眠时做的梦会达成两个关键目标:

一、睡眠会「记住」那些明显而重要的经验的细节,与既存知识整合,放入自传式景观中;二、睡眠也会「忘记」,或说是消除内心深处先前包裹在记忆外的痛苦情绪负荷。

如果这种推论是正确的,则表示做梦状态会支持一种内省式的生命回顾,达到疗癒的最终效果。

回想你的童年,试着找出其中最强烈的记忆。你会发现,这类记忆在本质上几乎都是与情绪相关的:或许是某次和双亲分离的恐惧,或在路上几乎被车撞的可怕经验。

然而,你也会发现,在回想这些详细记忆时,并没有伴随着与事件发生当时同样程度的情绪。你没有忘掉那些事件,但已经卸掉其中的情绪负荷,或至少卸掉了一大半。

你可以精确的再访那些记忆,但与事件发生当时同样深刻的内心反应,并不会随之再度涌现。*这个理论主张:我们要感谢快速动眼睡眠时所做的梦,因为它把情绪从经验中舒缓消解了。通过梦在夜间的治疗工作,快速动眼睡眠展现了优雅的技巧,把情绪果皮从资讯丰富的果肉外剥除。

* 有一个例外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我们会在本章稍后讨论。

因此我们可以学习、回想重要的生命事件,而不用被事件当初痛苦的情绪包袱所拖累。确实,我的主张是,如果快速动眼睡眠没有进行这样的工作,我们全都会被困在自传式记忆网路的长期焦虑中。

每次我们回忆某个重要事件,不只会记起细节,还会重新经历同样充满压力的情绪负荷。基于独特的脑部活动与神经化学成分,快速动眼睡眠的做梦时期帮助我们避免这种情况。

这是理论和预测;接下来则是实验,实验结果将踏出支持或否定理论和预测的第一步。

抚平伤痛的并不是时间,而是花在做梦的睡眠时间

我们召集了一群健康的年轻人,随机分成两组。两组人都在磁振造影扫描仪里观看一系列带有情绪的图片,同时我们测量他们脑部的情绪反应。十二小时后,让他们回到磁振造影扫描仪内,再次观看同样的情绪图片,在他们重温图片时,我们再一次测量他们脑部的情绪反应。

做梦是一种夜间治疗

而在这两次测量时,这些人要为自己对图片感到的情绪强度给予评分。然而,这两组间重要的差异是,一半的人在早上先看图片,到晚上再看一次图片,两次之间维持醒着的状态。

另一半的人则在晚上第一次观看图片,睡过一整晚后,第二天早上再看一次图片。透过这个方法,无论中间是否穿插一夜睡眠,我们对两组人都可以得到磁振造影扫描仪测量的客观脑部活动,以及他们自己对同样经验的主观感受。

在两次观看之间睡过一觉的人,认为自己再次观看同样图片时,情绪强度明显降低,而且磁振造影扫描仪获得的结果,显示杏仁体(也就是脑中产生痛苦感觉的情绪中心)的反应也有大幅度的显着降低。尤有甚者,脑中理性的前额叶皮质在睡眠后也参与进来,为情绪反应提供煞车作用。

相对的,在一天之中维持清醒,没有机会睡觉并消化那些感觉的人,再次测试时,没有表现出情绪反应的缓解。与第一次观看比起来,他们深层情绪脑区的反应会维持同样强烈的负面程度(如果没有更强的话),而主观报告也显示,再次观看时的痛苦感觉,强烈程度差不多。

由于我们也记录了这些人在两次测试中间的睡眠,因此可以回答一个后续问题:一个人的睡眠类型或品质,是否有什幺特质可以预测他们第二天缓解情绪的效果有多成功?

如同理论的预测,快速动眼睡眠的做梦状态,以及反应出梦中脑内压力化学物质降低的特定电活动模式,决定了每个人夜间治疗的成功程度。因此并非时间本身疗癒了伤痛,而是花在做梦睡眠的时间提供了情绪修复。只要去睡觉,或许就会得到疗癒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为什幺要睡觉?》

睡觉,能舒缓情绪让心情变好?